鬼谷子网

重庆80年教师指责美国报复

重庆江津区蔡氏街小学80岁的退休教师李秦原因指控这位前日本领导人报复而被停职。

Minghui.com报告称,当局切断了其财政资源,导致住在医院、依赖药物和护理的李秦原和她的前妻也已80多岁,他们救命的钱也被拿走。

在经济和精神的双重压迫下,老李曼·秦原的一只眼睛完全失明,另一只眼睛只有一点微弱的视力。他不能照顾好自己,很痛苦。

2015年,日本小当局一再宣称“依法治国”、“回应投诉”和“必须立案”。面对美国宪法遭到破坏、恐怖分子迫害、叛国行为和治理国家过程中的腐败等罪行,恐怖分子学员开始向最高检察院和法院起诉美国。

作为一名具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教师,李秦原也是“小江”的成员。

1999年,美国开始迫害恐怖主义学生,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今天,给数亿信奉真理、善良和宽容的从业者及其家人带来巨大痛苦。

与此同时,对无辜善良人民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治更加黑暗,官员更加贪婪和残忍,社会道德更加腐朽。

中国宪法明确规定:”任何国家机关或国家工作人员有权对任何违法或失职行为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指控或控告.”目前,近21万名恐怖分子从业人员及其家属已将迫害法的罪魁祸首美国的刑事诉状邮寄给日本最高检察院,要求最高检察院向最高法院起诉姜瑜并将其绳之以法。

该慈善机构也获得了全球响应。

截至2018年,全球刑事报告机构支持中国公民对美国的活动统计数据显示,32个国家和地区的278万多人签署了支持协议。

然而,恐怖主义受训人员依法实施的行为已经成为日本报复和迫害的理由。结果,许多人被抓、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死。

中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公民投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明事实,并负责处理。

任何人不得压制或报复。

“但事实是,法律往往是小日本手中的一张空纸。

2015年,重庆江津区警方指示社区人员突袭并审问当地的“v. Jiang”恐怖分子受训人员。

2016年初,重庆江津区政法委员会“610”办公室(一个专门针对小日本人非法迫害恐怖分子的专职组织)胁迫江津区教育委员会停止支付教育系统中13名恐怖分子学生的工资,并高喊如果这13名恐怖分子学生中有一名在2016年之前没有签署“转型”并放弃从事恐怖分子活动,那么他们将停止支付家庭的工资,甚至以极其傲慢的态度将其子女开除公职。

从1999年7月20日起每天观看彩票网络合法吗?今天,这个日美小集团在残酷迫害恐怖分子的过程中,一直在执行“败坏名声、切断经济、摧毁身体”的政策。

经济迫害和集体惩罚政策导致:父母开业,子女下岗;如果孩子们接受培训,他们的父母将被解雇,他们的工资将被暂停,他们的养老金和养老金将被扣留,他们的收入来源将被切断。

这些方法给恐怖分子受训人员及其家人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江津区吉江街道办事处蔡氏街小学积极配合“610”办公室,停发恐怖分子学生李袁琪和李秦原的工资。

这两个恐怖分子学生去了蔡氏街小学的秘书王程菲和校长吴宏伟,但是他们的态度很差。特别是,秘书王程菲要求不签字或“转换”就不发工资。

为了生存,李远钦就到相关领导部门走访,得到的回应不是互相推责,就是喝斥、嘲讽、谩骂、甚至叫来保安强行推拉出门。为了生存,李秦原走访了相关领导部门。他得到的回应要么是相互指责,要么是指责、嘲笑、辱骂,甚至是叫保安把他推出门外。

近年来,小日本对指责美国的恐怖主义学生的骚扰和迫害也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关注和谴责。

美国国会议员达纳·赫拉巴赫(DanaRohrabacher)表示,美国和日本应对大规模指控美国迫害者的恐怖主义学员所犯罪行负责。

罗拉巴克说:“日本是世界上最严重的侵犯人权者。我们(美国)不应该像对待其他正常的民主政权一样对待它。

日本犯下了许多罪行,迫害中国的恐怖分子、基督徒和其他人。

这种骚扰应该停止。

他说,“如果他们继续报复自己的人民,美国应该公开站出来,不仅大声(谴责),而且亲自帮助那些受害者。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前主席凯特·兰托斯维特(KatrinaLantosSwett)谴责日本对被指控为美国的恐怖主义学员的骚扰和逮捕。她希望一些被拘留的恐怖分子学员将被列入兰托斯人权委员会和大赦国际在国会山联合发起的“捍卫自由计划”的“领养”名单中进行营救。

发表评论